欢迎访问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传销公司
  • 合肥数百传销人员暴力袭警始末

合肥数百传销人员暴力袭警始末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 : 佚名  发表时间 : 2013年05月08日  

 

[提要] 5月4日上午9点左右,滨湖新区“打传”人员在临滨苑小区物业人员配合下,清查租住在该社区内的涉嫌传销人员。现场局面顿时失控,100余名传销团伙成员,利用室内存留的废旧铁棍、砖块等,对现场执法人员进行了暴力袭击、殴打。

合肥数百传销人员暴力袭警始末

 

制图/李晓军

 

  □非常案件

  本报记者李光明

  本报实习生耿圣杰

  在安徽省合肥市滨湖新区,数百名传销组织成员借端生事,气焰嚣张地将执法工作者团团围住。人群中,有人拿着硬物砸向执法者,有人高喊着要抢走民警枪支。既不能打、也不能骂,一位民警只能将枪支死死地护在胸前,紧趴地面。

  这起发生在5月4日的传销人员暴力抗法事件,致使12名执法人员不同程度受伤。当天,警方即调集警力赶赴现场处置,将34名涉嫌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的抗法者刑事拘留。

  传销人员多次闹事

  事发前两日,合肥市打击传销办公室工作人员在例行检查中,发现两名女性涉嫌传销人员。虽然取证时遭到违抗,但执法人员还是依法扣留了当事人涉嫌传销资料及手机等,并要求尽快撤离。被查处的传销人员索要资料无果后,曾多次来到滨湖新区临滨苑小区附近闹事,成为日后矛盾迅速激化升级的导火索。

  5月4日上午9点左右,滨湖新区“打传”人员在临滨苑小区物业人员配合下,清查租住在该社区内的涉嫌传销人员。清查过程中,数名传销人员拒不配合,再次来到小区门口寻衅滋事,被物业人员带到保安室处理。其间,被清查人员通知多名同伙赶到现场聚集并妨害执法人员执法。

  10点10分左右,双方发生冲突。从现场拍摄的视频资料可以看到,其中两名女性传销人员首先发难,对执法人员进行人身攻击,并大喊“给我打”。随后,附近的传销人员有备而来,很快就聚集了几百人。仗着人多势众,传销人员不断推搡、殴打物业和执法人员,场面一时失控。

  砖块偷袭执法民警

  为防止事态扩大,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接到报警后,迅速指令辖区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处置,但也遭到传销人员袭击殴打。其中数名嫌疑人趁现场混乱,拿砖块偷袭现场执法人员,致使现场打传办工作人员及民警共12人受伤。

  一名在现场的市民说,传销人员企图抢夺一位民警随身携带的微型冲锋枪。为保护枪支不被抢走,民警趴在地上,用身体护住枪支。

  11时40分许,在公安特警驰援下,民警当场抓获5名寻衅滋事及妨害公务的犯罪嫌疑人。据了解,整个冲突过程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但事件到此并未结束。16时许,该社区内被清查的涉嫌传销人员又通知近300人陆续赶到临宾苑小区,并将该小区大门封堵,阻碍社区居民进出。警方迅速调集警力,在现场控制并带离32名参与封堵小区大门人员。

  当日,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成立专案组,对参与非法聚集及暴力妨害公务人员进行审查。当日晚,34名涉嫌寻衅滋事罪及妨害公务罪的犯罪嫌疑人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之中。

  出租房屋便于扎寨

  时间推回到一周前。同样在该小区,4月27日,几百名传销人员声称被执法人员打伤,要求讨个说法,并使用言语进行挑衅。对峙持续了3个小时,在执法人员的劝说下,人群才渐渐散去。

  今年年初,参与合肥望湖城金桂苑小区传销人员袭警事件的21名传销人员,因涉嫌妨害公务罪在法院接受了法律制裁。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才刚刚退出公众视线,类似事件又再次上演。

  纵观这几起传销人员暴力、对持事件,事发地都位于滨湖新区及其周边。传销人员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聚集数百人,可见这些传销人员“老窝”具有区域性。

  合肥学院房地产研究所副所长凌斌告诉记者,滨湖新区是合肥发展战略要地,资源比较丰富,进驻的楼盘也比较多。由于还不具备生活条件,所以出租房屋较多。传销人员可能是抓住了这一特点,在此安营扎寨。由于这些传销分子出手“阔绰”,一般支付的租金会比正常租金高出几百元,部分房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房屋租出。

  近期的“打传”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现象。据相关部门透露,在集中清理行动中,仅滨湖三小区共打掉传销663户,驱散传销人员2500余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段时间传销人员的反扑,是在严打行动之下的挣扎,也说明“打传”工作发挥了效果。

  本报合肥5月7日电

  ■链接

  2007年4月13日,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发生一起传销人员严重暴力抗法事件。共有10名公安民警、1名工商执法人员、1名报社记者在事件中不同程度受伤,其中1名公安民警伤势严重,医院方面已经下发病危通知书。

  当日,联合执法人员进入位于废旧工厂2楼的一个房间时,房间内一百余名涉嫌传销人员正在讲课。联合执法人员,很快控制住了现场。

  经初步盘问,工商执法人员决定将7名团伙骨干人员带回局里进行调查。当6名骨干人员已被带往1楼,工商执法人员试图将最后一名女讲师带离的时候,该女子突然往地上一躺,不愿起身,室内已被控制住的团伙成员中,有人大叫“工商局的打人了”,煽动团伙其他成员对执法人员的执法行为进行抵抗。

  现场局面顿时失控,100余名传销团伙成员,利用室内存留的废旧铁棍、砖块等,对现场执法人员进行了暴力袭击、殴打。

  □说“法” 建立出租屋“黑名单”根除传销窝点

  “由于刑法及相关条例对传销活动量刑标准低、入罪门槛高,多数情况只是对传销组织成员进行教育遣返或是处以罚款。若是聚众袭警,只是对少数头目以涉嫌妨害公务罪起诉,一般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对于成分复杂又人数众多的传销组织来说,震慑威慑作用有限。”安徽大学社会和政治学院副教授王进芬说,相关部门应制定或修改相关法律,避免传销分子产生“法不责众”的心理。同时,政府还要从源头抓起,一是加强房屋出租管理,根除传销窝点;二是调查摸清传销人员入伙原因,进行区别对待。

  今年5月1日起,合肥市实施房屋租赁新规,要求房东要主动登记备案,并不得将房屋分隔出租。如若违反,将处以一定罚金。合肥市法制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条例制定之初,也是考虑到要从源头上压缩传销组织的生存空间。 李光明 耿圣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