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北派传销
  • 温州人传销在长沙

温州人传销在长沙

来源:互联网  作者 : 佚名  发表时间 : 2013年06月23日  

 

只需投入3800元即可入会,投入6980元就可成为老总

  当了老总后每月可享6~10万元的收益

  如果根据这一游戏规则一直玩下去,最高可以赚到1040万元……

  坊间传说

  对于传销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限制人身自由”“在集会中集体亢奋”“洗脑”“拉人头营利”等一些词汇上,传说中,这是一种很恐怖、很神秘、很玄乎的非法经营行为。

  端午节前夕,温州晚报读者陈先生(化名)给记者来电,称其家族里的数位亲人被骗往湖南长沙做传销,有的入了传销之“门”难以自拔,有的仍在“门”外徘徊,陈先生为此十分担忧。据陈先生了解,在其周边已有数十人被骗而不自知,深陷其中还要将更多人带入,在瑞安、平阳等地,还有很多人正跃跃欲试,准备前往湖南投身这股“投资热潮”!

  6月9日,温州晚报记者前往位于湖南长沙的传销大本营,了解那口口相传的“秘密投资机会”,以及那所谓的“消费资本化理论”“商务运作模式”是如何让人盲目狂热的。

  疑问一:他们以什么名义拉人入伙?

  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岳母及数位亲属都被卷进了湖南长沙的一个传销组织。“他们宣称自己有一个国家扶持的投资项目,只需投入3800元即可入会,投入6980元就可成为老总。当了老总后每月可享6~10万元的收益,如果根据他们的游戏规则一直玩下去,你最高可以赚到1040万元。”

  陈先生说,去年底,岳母有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将这一“投资项目”悄悄告诉了自己的岳母,而今,包括其岳母在内的多位亲属都已成为他们的会员,其中有人还当上了老总。

  “去年底,岳母曾跟几名子女说起这一项目,我们一听就不对劲,大家予以激烈抨击,我们原以为这事就消停了。不料,到了今年6月初,我们发现她自己悄悄地去湖南‘考察’,不但交了钱,人也不肯回来了。”

  陈先生说,据他了解,把其岳母带进那个圈子的人已经带了数十名温州人过去,其中有她自己家族里的亲人,如兄弟姐妹、子女,还有像他岳母这样的朋友,以及朋友的亲朋好友,“具体已经在那边的人数我不知道,但是被他们带去的这些温州人中,有的又回来重新发展下线,接下来会有更多人参与其中,这是一个很恐怖的事。”

  陈先生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再对照网上的信息,发现这完全符合有关传销模式,“我们感觉很害怕,岳母现在跟以前的性格完全不符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怎么劝也听不进去。”

  陈先生说,岳母目前这种状态,自己没法将她带回来,即使能带她回来,只要她心底的念头还在,她就会再回去。陈先生希望通过媒体和当地部门寻求解决之道。

  6月9日,温州晚报记者同陈先生及其家人先后来到湖南长沙,在接下来的3天里,开始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

  疑问二:他们怎样带新人入门?

  家族中,与陈先生的岳母同在长沙的还有数位亲友,他们住在湖南长沙开福区一个叫“湘江世纪城”的住宅区里。整个住宅区总共有150多幢楼房,每幢楼层数从20多层到30层不等,每幢楼有的有132户、有的有264户,这是一个号称可以容纳10万人口的小区。

  据负责该小区物业管理的长沙世纪金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称,该住宅区建成4年多,现在每幢楼里几乎都有传销人员住着。如果他们有意隐藏,在这么大型的一个住宅区里,你想找出个把人,相当于大海捞针。

  陈先生不敢贸然跟岳母联系,他联系上了与岳母同住的表妹小尹(化名),希望通过她再慢慢跟岳母沟通。

  在确认没有人跟踪小尹之后,陈先生等人与其在远离湘江世纪城的一家小餐饮店相见。

  小尹是位“90后”姑娘,5月底刚刚来到长沙。相对于其他传销人员,小尹算是未入门的新人。而此时,小尹对于传销持有的态度是将信将疑。

  “我的妈妈被舅舅叫过来的,我那时想找我妈妈,打她电话怎么也不接,我慌起来了。等终于和妈妈通上电话,才知道她来长沙搞‘投资’了,问她在这里干什么,她说这里很好,你来看了就知道了。”

  因为担心他*的安危,小尹来到长沙。受过教育的她很快就明白,这是传销。但是,又不同于她理解中的传销。

  记者:怎么不同?

  小尹:我们自己一家人租房子住,没人会要求我们必须怎么样。

  记者:他们是一个店吗?

  小尹:不是。

  记者:这是一个公司吗?

  小尹:不是。

  记者:那是一个什么?是一个组织?

  小尹:对。是一个组织。

  记者:他们有固定场所吗?

  小尹:没有。

  记者:自从你5月底过来后,你每天在这里做什么?

  小尹:我可以出去逛街,可以在家看电视,干什么都行。不过每天也有人过来上课,其实就是聊天,每天一对一的聊天。但是来人是不固定的,今天是他,明天可能是另一个。

  记者:上课有教材吗?

  小尹:没有。

  记者:上课聊什么?

  小尹:就随便聊,也有聊这个事业,可以赚很多钱,又是国家扶持的事业。

  记者:你确定吗?

  小尹:他们是这么说的。

  记者:你我都是年轻人,依你的判断,这个组织是好的还是坏的?

  小尹:一开始我认为是坏的,但是后来看到那么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在这里,我就不清楚了。

  记者:怎么个有身份、有地位法?

  小尹:他们说他们很多人都是政府机关里的人,什么部门都有。有一个警察,也在里面。

  记者:警察不用上班吗?

  小尹:听说是停薪留职了。这是一个短期的事业,不需要很久的,到时还可以回去上班。

  记者:你跟他们怎么相处?他们有限制你人身自由吗?

  小尹:没有、没有,要不我早就吓跑了。

  记者:他们过来跟你上课是什么身份?是导师型的吗?

  小尹:不是,就像……是朋友型的。

  刚来没几天的小尹还说不清楚那些人是怎么赚钱的,但是她对“组织”里的人没有不良印象,甚至她开始觉得这里是一个可以让她得到锻炼的地方。“我在想,他们口才都那么好,如果我能变得跟他们一样也不错的。你听起来可能觉得很可笑,但是有时候我想,这是一个可以锻炼人、可以让人成长的地方。”

  疑问三:局中人的迷局

  小尹很迷惑,自己所接触的到底是不是传销,自己会不会被骗?为替小尹解惑,也为解救其他迷信发财的亲属回家,陈先生等带着小尹来到长沙市开福区工商局。该局分管打击传销工作的副局长李海祥说起自己接触了多年的传销,充满愤慨。“就像蝗虫一样从全国各地涌到长沙,抱着他们海市蜃楼、虚无飘渺的发财梦。”

  李副局长说,当下的传销已经不是一般人传统认知中的传销,“升级了,家庭化、亲情化,来的新人一个个给你洗脑,直到他们自己不想回去。你如果想让你的亲人回去,你的亲人还会骂你,因为你破坏了他的发财梦。”

  李副局长说,这些年,他见过太多深陷传销无法自拔的传销者,见过太多悲伤无奈的家属,“父亲为解救儿子给儿子下跪,妻子为解救丈夫以死相逼,一幕幕的人间悲剧,看得旁观者都要落泪,但是这些传销人员无动于衷。“他们认为世人皆醉,唯他们独醒。他们无法接受你的任何劝说,只认同自己被洗脑后形成的价值观,他们只认定他们的‘1040’和他们的宏伟事业。”

  局中人常常又都是设局人。对于传销者,李副局长说:“既可悲,又可恨。”去年他在工作中接触了一对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两口子,温州人,“在温州有厂子,他们不做了,带着一帮人在这里洗脑搞传销,对他们来说,这钱来得太容易,所以宁可东躲西藏也要铤而走险。”现在,这两人的相关案子已移交当地公安机关。

  李副局长说,湘江世纪城已经成为又一个传销大本营,成员来自浙江、江苏、福建、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等地,“一个号称可以容纳10万人口的住宅区,有着大量的空置房。本地一户拆迁户可以分到5套房子。这些房子空置在那里怎么办?交给房产中介出租,业主只管拿钱,不会管你这些房子租给谁、干什么用。”

  据悉,目前的传销跟原来的传销已经发生本质的变化,“原来的传销起码还有经过工商注册的公司,有管理机构、有实物、有经营场所。现在呢?叫家庭,玩温情化管理。在精神控制的基础上以完全虚拟的‘以钱炒钱’来实现经济诈骗。”

  在长沙,不只湘江世纪城,很多安置小区都聚集了大批传销人员,这些人以升级后的传销模式玩心理战,将政治、经济、人文等多种知识融入传销,以看似温润实则腹黑的方式编织谎言、搭建海市蜃楼般的发财梦。

  这种传销的洗脑方式知多少?深陷传销的瑞安陈先生岳母结局如何?请看温州晚报明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