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北派传销
  • 揭秘传销“老总”---反传销爱心互助网

揭秘传销“老总”---反传销爱心互助网

来源:互联网  作者 : 志愿者  发表时间 : 2013年07月05日  

 

揭秘传销老总的秘密-反传销爱心互助网

      平凉一名国企职工,在朋友月薪四万多元的诱惑下,远赴广西、四川寻梦,却不幸掉入传销陷阱。两年半后,他回来了,但最终被原单位除名,妻子带着女儿和他分手,他自己受工伤落下了七级伤残……他用亲身经历告诫大家,传销害人害己,千万要小心!
 

为揭露传销的骗人本质,本人曾采写了多篇传销方面的稿件。2012年春节前,远赴广西桂林,打入传销组织内部,卧底三天,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撰写了《洗脑与反洗脑》。
 

近日,一位参加传销已“晋升”为“A级老总”的男士,在妻离子散、家破人残后,致电记者,急于通过本站揭露传销更大的内幕,希望让更多的人认清传销的骗人本质,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
 

高薪,真的好诱惑
 

肖冶,今年40岁,初中文化程度,平凉市某国企正式职工,从事机修工作,1998年参加工作,到2010年12月,每月工资3000多元,加上月、季、年各种奖金,全年收入约七八万元。
 

2010年12月的一天,一位在事业单位上班的朋友邢杰,声称其妻阿芳在广西桂林挣大钱,每月收入四万多元,邀请肖冶一同去发财。具体生意搞的是“海关罚没”,据称她有一个亲戚在桂林某海关当官,经常有罚没的汽车、电器等各种走私物品,交由他们处理,他们以很低的价格接手,然后转卖出去挣钱,他们有两间很大的库房,可容纳集装箱。因为人手少,看不过来,所以诚请肖冶前去帮忙。
 

肖冶和邢杰不但是一块长大的发小,还是同学,彼此非常信任,听到有这么好的事情,自然很感兴趣。
 

此后不久,他俩商量了个时间,肖冶向单位请了假,踏上了赴桂林的考察之路。肖冶父母看是邢杰介绍的项目和工作,也很相信,就让去看看。肖冶老婆是内蒙古人,当时因父亲有病回了娘家,肖冶没顾上和她仔细商量。
 

朴实的肖冶一心想着靠自己的努力实现更大的梦想,出发前他一直在想,那边的集装箱得有多大,需要管理、搬运的东西有多少?为了将来搞好工作,他出发时带了两身工作服,装了一大捆手套,准备去好好大干一场。
 

肖冶到桂林后,住进了邢杰租住的三室一厅,受到了热烈欢迎和招待。
 

次日早餐后,肖冶问邢杰他们,库房在哪,赶紧去看看,有没有急需干的活儿。邢杰说,先不急,等会儿来个朋友,聊聊天再去。
 

听得稀里糊涂的好项目
 

不一会儿,一位被称作“徐工”的年近半百的男士来到房间,扯了一会儿闲话后直奔主题,讲了一下他们这伙人正在从事的所谓资本运作项目,他一边讲一边画了一幅图,详细介绍了挣钱的方式、奖金分配制度等。
 

肖冶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加上坐车劳累,听得似懂非懂、直打瞌睡。讲完后,他们问肖冶听懂没有,肖冶含含糊糊地问:你们说的这个钱究竟能不能挣上?给国家上税没有?因为肖冶认为,只要给国家缴税,这个项目起码是合法的。他们均说没问题。
 

当天下午2点30分左右,又来了个东北人,自称宝林,曾经是一位大货车司机,因为肖冶以前也当过大货车司机,感觉很亲切。寒暄后,他说自己跑过几年车,工作很辛苦,又挣不了几个钱,搞这个资本运作有多轻松、多挣钱等等,还说国家对这个项目有多支持,讲了许多西部大开发的政策……由于桂林比平凉气温高得多,乏困、闷热让人很不舒服,肖冶仍然听得半懂不懂,他再次问道:这个项目上税没有?讲课的人非常肯定地说,税上着呢,保证没问题。
 

从第三天开始,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转网”,早上九点半、十点半,下午两点半、三点半各一班课,到不同人租住的房子、不同的“网系”去听课,上课的人除了平凉的,还有兰州、酒泉以及北京的。
 

肖冶一边“转网”,邢杰一边动员他掏钱打款,说是月底打款,可以趁早当上“老总”,返利获得的时间也早。
 

到桂林十多天后,肖冶终于被这样的反复说教打动了心,他也明白了一点这个项目的原理:刚进入这个体系时,每交3800元算一个份额,然后向下发展会员,从新入会员中取得提成奖励。根据他们讲的,按这个“路径”发展下去,两年后可净收入几百万。
 

为了速度快一点,收入高一点,新参加人员可以交6.98万元从高起点进入,算21份,成为业务员;按同样的方式发展2名下线,份额达到65份,即成为经理级别;发展3名下线,份额达到600份以上,即成为“A1老总”,到这个时候,组织就会“复制”,给你买100克黄金,换全身服装为名牌,安排公费旅游,每月还有不少于6万元的保底收入。再上层次就成为“A2老总”、“A3老总”……
 

好项目借钱也要干
 

肖冶虽然一直没弄明白这个项目的实质内容和原理,但鉴于有邢杰的极力推荐,有给国家上税这个保证,就从内心接受了。肖冶打电话向其哥哥借了2万,向姐姐借了3万,加上自己的1万多,凑齐了6.98万元。
 

交钱时,钱打到“A1老总”的个人卡上,身份证复印件、照片、打款小票同时粘贴到一张表格上一并交付,他们解释这么做是国家有专门机构要存档、管理、分配,后来肖冶才知道实际上他们收到后全烧了,为的是毁灭证据。他们只记参加者的姓名和网名,然后列为几级经理,以便于分配。
 

交钱后,肖冶抓住邢杰的手说:“邢杰,如果这是个火坑,你跳我也就跳了。”邢杰说:“如果真是火坑,就我一人跳,绝不让你跳。”
 

交钱后,参加者惟一得到的东西就是一份500元的礼品,多为化妆品,肖冶没有用过,有些女性参加者试用后,脸上发红起斑。后来他才知道,所谓的500元化妆品实际只值几十块钱。
 

此后,肖冶仍住在邢杰租住处,每天仍然“转网”,接受培训,邢杰要求肖冶向桂林叫人。刚开始,肖冶打了不少电话,但朋友们一听他说的事都直摇头,认为他可能上当受骗了。打电话时,邢杰夫妇一直在旁听并指导,听了几次后,说这样根本叫不来人,要求先不叫了,好好学习,看看别人咋叫的,等学习理解得差不多了再叫。
 

这期间,肖冶一门心思在桂林的项目上,无暇原单位工作,委托其姐姐向单位请假,一次一个月。时间长了,2012年不知哪一月,他被单位公告除名。这期间,肖冶和老婆交流了工作情况,老婆认为他干的是传销,因为她哥被人骗去搞过传销,她很清楚。妻子劝他回来,并强调如果要继续干就离婚。他认为这不是传销,是件好事,请她不要阻挠。两人各执己见,说不到一块,几个月后,妻子明确提出断绝关系,他赶到远在内蒙古的岳母家,妻子避而不见,他再三努力也没能挽救这个婚姻。
 

好项目卖掉住房也要干
 

2011年3月份,邢杰认为肖冶的业务能力过关了,可以叫人了,肖冶又开始打电话,并成功叫来了一位原单位同事。同事很认可这事,又把其姐叫来了,姐弟俩都看好这事,加入后又把哥哥、父母叫来加入其中,这一家人总共加入了5个。为筹资,他们贱卖了当时的一套住房,拿到19万元现金,另贷款10万元,全投了进去。其中同事的姐姐加入了肖冶这条线,至此,肖冶已有两条直接下线。
 

2011年6月,肖冶叫来了哥哥,7月叫来了姐姐,他俩考察后,都不认可这个项目,没投钱直接回家了。此后,肖冶还叫过去了好几个人,但大家都不看好这项目,没有加入。

2011年10月,由于打击传销的新闻报道增多,他们这个网系中有几个人与当地人还发生了一些其他矛盾纠纷,综合多种因素,老总们决定“牵网”,将活动基地从桂林牵到四川乐山。一同坐火车前往的大约有四五十人,随身生活用品(被褥、锅碗瓢盆)用12米长的大货车拉了满满一车,到乐山后,仅卸货、分送就花了一整天时间。
 

2011年底,由于再没有发展到新人,所以始终上不了“老总”。为了寻求突破,实现梦寐以求的这一愿望,达到月保底收入6万元、穿金戴银等宏伟目标,肖冶又自掏腰包,一共筹集了12万多,补齐了第三条线和要求的份额,至此,600份任务全部完成,他终于晋升为“A1老总”。
 

A级老总不过如此
 

职位晋升到“A1老总”后,有一系列待遇:上线们给了肖冶3万元现金,另借给他1万元,让他拿3万元购买黄金首饰,1万元购买名牌服装。他刚来时上线们承诺的是100克黄金首饰,但当他晋升后,首饰金价涨到每克390多元,3万元只买了70多克。他还被安排到九寨沟旅游一趟,费用都是上线们出的。
 

回来后,上线们组织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请本网系所有经理以上人员会餐,会餐中由他向大家展示代表着成功的黄金饰品、名牌服装,发表成功感言。以前的老总也来,用极其煽情的语言语调说些激励的话。大家向他纷纷表示热烈祝贺,不明真相的下线们看到了榜样、看到了目标、看到了希望,增强了继续坚持、继续奋斗的信心。
 

到新职位后,肖冶再问上税的事,他们仍说税保证在上。而到了以往发薪的时间,他却没拿到梦想中6万元的保底收入,询问时上级老总讲到,由于国家宏观调控,现在6万元的保底收入没有了。到这时,他才明白,如果自己或下线叫不来新人,就算当上“A1老总”还是没有任何收入。
 

为避免下线们打探底细,了解当上“A1老总”后的真实待遇,肖冶被要求换掉原来的租住房,电话号码也得换,只能是直接的上下线知道他的住处和联系方式,别的人一概不知。而且讲课、交流时要有保密意识,不得对下线们讲现在的真实待遇。
 

到这时候,肖冶感受到了人生罕有的左右为难,一方面,上线要求不能见下线,另一方面,下线又非常想见他,想了解他升职后的真实待遇。
 

为了生活,到工厂打工致残
 

真实情况给下线说还是不说?说吧,违反组织纪律,不说吧,良心不安,这让肖冶备受煎熬。经过反复、激烈的思想斗争,两个月后,肖冶终于下定决心:向下线们挑明说算了,并坦诚相告:“情况就这样,我也才明白过来,你们有本事就继续干,不想干就回吧。”
 

此后,不到半年时间,不少下线们陆陆续续回了,最后只剩直接下线那一家,因为投入太多,总在盼望着奇迹诞生。
 

由于不断有人返回,走时会把以前用过的生活用品委托给继续坚守者,回去后有些就不来了,这样一来坚守者的住处有时就成了一个大库房,肖冶曾在另一条线上的一位同行租住处看到他房间压了半房的被褥、衣服、电扇等。他亲身感受了什么叫丢盔弃甲,有一人决定回家了,临走处理生活用品时,6个电饭煲处理了4块钱,有些东西想卖钱纯粹没人要。
 

由于再没有新的下线,没有收入,肖冶的下线中有些人的生活都无法维持。他回头一想,人是自己叫来的,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就给生活有困难的下线借钱,帮助他们度日,前前后后,他借出去了3万多元,把手头仅有的现金几乎借光了。
 

由于坐吃山空,2012年6月,肖冶也维持不住了,就到乐山当地一家机械加工企业打工。他以前干的是机修,到这里仍干这个,月薪1500元,食宿统一安排,费用自理。
 

2012年8月20日,他在车间上班时,旁边一个大型设备意外倒塌,砸在了他脚上,导致脚踝粉碎性骨折,小腿骨折,小腿差点被截掉。住了3个月医院后,因为他打工的企业不再向医院交钱,医院不给他用任何药,他住着没有任何意义了只好出院。
 

出院后,肖冶仍住在乐山。这时,他找到上线们,要求退出,不干了,把钱退还。这时,他们说,钱是自愿交的,不是谁逼的。肖冶说,你们当时说的和现在的实际有很大差距,你们还说,可继承、可转让,那现在就转让给你们。他们说,根本就没说过这话。
 

今年春节前后,邢杰、阿芳返回平凉后再没去乐山,这个组织体系发生了紊乱,断了线。这时,许多人也知道了没有6万元保底收入这事,开始陆陆续续返回。有一部分不甘心的人又跑到了四川的眉山、德阳继续发展。
 

74岁老人搀着40岁儿子回家
 

4月底,万般无奈的肖冶决定回家,就向父母打电话说了受伤的事。父母一听,当时就着急着要去乐山,肖冶没同意。过了几天他买上火车票,踏上了回家之路。
 

出站后,肖冶看到了老泪纵横的父亲。这是两年半来父子首次相见,相对无言,只有暗自啜泣。然后,74岁的孱弱父亲搀着40岁拄拐的儿子坐车,走上了回家路。路上,肖父只是反复念叨着一句“回来就好”,似乎是在对儿子说,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回到家中,肖冶母亲已做好了饭,她看到儿子这副模样,痛哭失声。看到哥哥、姐姐也都伤心不已时,肖冶念想了一路他*的饭,这时也吃不下去了。
 

5月,平凉市人民医院3位专家检查肖冶的伤势后认为必须重新做手术,否则,将来会走不成路。由于手术不大成功,造成终生残疾,肖冶目前走路时又跛又痛。
 

6月4日,四川省乐山市有关部门对他的伤残鉴定结果出来了:7级。
 

随后,肖冶和父母一家人去找直接上线邢杰、阿芳要求退款,而他们却不承认是骗人,认为是肖冶自愿加入的,拒不退钱,并声明想告就告去。
 

肖冶结婚较迟,和妻子分别时,她正有身孕,女儿出生在娘家,肖冶一直没见上面,现在大约2岁了,这令他很纠结。
 

身心的重创,何日才能痊愈
 

肖冶再三强调,希望通过刊登他的亲身经历,能够警示世人,不要误入歧途,传销最终害人害己,大家千万不要上当。在这个团伙中,不仅传销本身骗人骗钱,打架、赌博等事也时有发生。兰州一位男士叫去了一位宁夏女士,数月后,这位女士的丈夫跑过去看妻子具体干什么工作,发现是这事后要求回家,女的不同意,两口子打了起来。兰州男子知道后赶过去打该女子的丈夫,在厮打中,宁夏女子的丈夫掏出一把匕首,把对方捅成了重伤。
 

有没有真正的“成功人士”?有,上线中就有。肖冶在桂林、乐山见过几个买私家车的,车号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些吃了大亏的人在想方设法找这些人,这些人也知道自己的钱挣得不光彩、问题大,不敢轻易露面,总是东躲西藏地过着一种隐居生活。
 

由于他曾经打工的企业对他的医治、赔偿不积极,肖冶打算最近去乐山,找那家企业理论,协商二次手术和伤残补助金的事。
 

肖冶希望通过自己的沉痛教训让更多的人知道传销的骗人本质,但他不想让人知道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他,所以记者与他相约在一家宾馆单独进行采访。采访一直从上午11点持续到下午5点。采访中,记者看到两张空白表单,这被肖冶认为是传销的物证,一张是交6.98万元时填的,一张是晋升为老总后填的,但记者却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和普通的购货单并无多大差别。他也清楚,再拿不出控告上线的任何证据。采访完,送他走出宾馆房间后,看着他一瘸一拐远去的背影,记者的心情十分沉重,不知他何日才能走出生活困境,走出这件事的阴影?
 

如何看待传销?
 

传销是骗人的,这一点很肯定。但传销者都是骗子吗?这个需要区别对待。
 

传销组织的头目非常清楚自己的目的、手段和做法,所以这类人一定是骗子。
 

被第一级叫去的第二级人员,首先是一名受骗者,然后经过发展、观察、体验,形成自己的认识后,会有三种表现:一种是明知传销骗人而以同样的手法骗另外的人,这种人就由受骗者变成了骗子。另一种是发现传销骗人的伎俩后,及时醒悟,退出这个组织。甚至揭露、批判,昭示世人,这种人就像本文主人公一样是有良知的,值得尊敬。还有一种是相信了谎言,完全深陷其中,或者是别无他法,只能随波逐流,推天度日,期望神话故事迟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跟风是许多人的一个普遍心理,心想某某某何等精明,他看准的事保证没错儿。
 

谎言说上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那么多人反复说这事没错,说的时间久了,并且不时有穿金戴银的成功案例在身边晃悠,难免不被说服,或者说是被训服。
 

不准确的认识导致错误的决定,比如本文主人公老觉得只要纳税就是合法的。一方面,他没有坚持索要完税凭证,纳税这件事本身就是糊弄他;另一方面,就算一个经营项目真正纳了税,也不能据此十分肯定就是合法的。
 

传销者不仅损失了时间和金钱,更让他们对这个社会产生了扭曲的认识,某些人大梦初醒后突然感觉到,这个世界就是尔虞我诈,就是人哄人、人骗人,还有哪个人值得我们信任?还有哪件事值得我们相信?
 

如何预防被传销者拉下水?综合多位专家意见,核心一点就是不懂不做。把传销叫成资本运作也罢,叫成连锁经营也罢,搞不懂就不要轻易投资。
 

另据平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位破获过多起传销案件的侦察员讲,传销组织的“老总”们开的豪车、佩戴的贵重首饰大多都是租来的,绝不能看一个人开豪车、戴很粗的金项链就把他当成“成功人士”。
 

传销者,不管是极少数挣了钱的,还是大多数赔了钱的,本质上都是受害者。前者整天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白天不敢出门,晚上睡觉不踏实;而后者事业、家庭甚至最基本的生活都受到很大冲击,不由不令人扼腕叹息。平凉市一起传销大案侦破后,一位最高组织者、河南籍顶尖“老总”痛心疾首,主动要求上电视现身说法,因为他旗下成员发展到了数百人,但还是没挣到钱,而且父母、子女都因为他不在家无人照顾而出了意外。
 

对待传销者,对正打算加入的,要予以规劝,免其掉入泥潭;对已加入的,要劝其迷途知返,避免更大损失;对已经退出来的,要给以人间真情和人文关怀,帮助他重塑生活信心,坚决不能奚落、笑话、挖苦、讽刺,以免他自暴自弃,走向极端。